当前位置:上海杉达学院新闻网 | 首页  杉达人物  
卜佳露:飞行女警青春梦
发布时间: 2017-03-23  
  来源: 《东方剑》杂志    作者:    责任编辑:  

卜佳露,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的飞行员。1986年出生的她,从上海杉达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后进入外企工作。如果不是偶然间看到招警启事,或许她现在依然是身着职业套装、出入摩天大楼的白领。然而,向往警校火热的训练生活,憧憬自己穿上警服,当一名职业警察的梦想,致使她在2009年,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“二专科”监管专业的学员。

说来也巧,入校后不久她又看到了一则招飞启事,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要在全市公安民警中招录“零起点”的飞行员,性别不限。卜佳露内心顿时起了涟漪,在上海石库门弄堂长大的她,从小就期待哪一天自己也能像蜻蜓那样在天空中自由地飞来飞去……

众所周知,招飞体检是非常严格的,可谓万里挑一。卜佳露说,测试项目很多也很特别,比如,体格测试中有一项转椅测试就是专门测考生的前庭功能。考生需坐在电动转椅上,系好安全带后随着椅子每秒一圈地匀速旋转,旋转时,还要跟着转椅发出的“嘀嘀”声左右摇摆头部,在转了两分钟停下来后,考生要立即下椅子走直线。如果有人满头大汗、面色发黄,甚至伴有呕吐现象,那就说明他的前庭功能不好,不能进入下一轮的考试。就这样,通过体检、英语、心理素质等一系列测试和考试,最终,卜佳露从190多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一名准飞行员。

2010年3月,卜佳露被派往美国加州比利斯图飞行学院,开始了为期一年全英文模式的直升机理论和驾驶训练。

刚到美国那会儿,卜佳露心里美滋滋的,心里还盘算着双休日可以出去逛逛。但一拿到专业书籍,卜佳露就蒙了,砖头厚,密密麻麻的英文。不仅如此,飞行理论基础,如空气动力学、气象学、发动机构造原理以及无线电、仪表等都是偏理科的知识。对一个文科毕业生来说,学习难度可想而知,卜佳露苦笑着说,学习压力比当年高考还要大。

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上飞机,卜佳露手忙脚乱,左手要握总距杆,控制着飞机垂直上下,右手握驾驶杆,既要控制飞机前后方向,又要控制手上的油门,双脚还要踏在脚蹬上,控制机头的转向,除此之外,眼睛还要时刻盯着机舱里的各式仪表,可谓是一心“多”用啊。

要说飞行学员最盼望的是什么,那肯定是首次单飞!顾名思义,“单飞”就是在没有教员陪同的情况下单独飞行,这是每个学员必须过的一关。说起自己的首次单飞,卜佳露坦言“算是有惊无险”。“那天,我刚上飞机时,心里确实紧张,手心也微微出了汗,但转念一想,越是紧张越容易出错啊!在启动发动机前,我就在心中将动作要领默念了几遍,然后将几种特情处置方法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。觉得没问题了,深吸一口气,果断地启动了发动机!”起飞,绕场一圈;悬停,落地! 卜佳露动作干净利落,不拖泥带水。一下飞机,美国教员就对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当然,在美国的学习也并非一帆风顺。有一次,卜佳露练习夜航仪表科目,起飞前,仪表显示室外温度为10摄氏度,可一飞上天,气温就明显降低了,虽然关着窗,依然能感到风从直升机缝隙里灌进来。几分钟过去,卜佳露的两只手都快冻僵了。而飞夜航仪表这个科目对精准度的要求是特别高的,必须按照机场塔台导航的路线来飞,不能有丝毫偏差。卜佳露咬紧牙关完成飞行下了飞机后,感觉自己俨然冻成了“冰棍”,回宿舍冲泡了大半天热水澡才感觉慢慢缓过来。

一年的培训,令卜佳露手里多了三张执照: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颁发的私人、仪表和商用飞行执照,有了这三张执照,就意味着卜佳露正式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了。然而追梦的道路并没有就此停下,为了成为独当一面的飞行员,2013年5月,卜佳露第二次去美国培训,这次是去俄勒冈参加高级课目培训,课目越是高级难度系数越是大。比如飞行在树林中,左右树木离直升机旋翼只有三四十厘米,必须集中注意力小心地推进,如有闪失,直升机就可能坠毁;又比如在悬崖峭壁边练习救援,悬崖峭壁哪有什么好地方降落,只能一边开直升机一边目测下方有没有可供滑橇暂靠的石头,这时真的需要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找到了石头,也只能把单侧滑橇搁在上面,然后再把“伤员”抬进来……高级课目考验技术不是一点点,而是全方位的。除了技术上要求高,体力消耗也大,每天要飞行8个小时,连一般男飞行员都直呼吃不消,但卜佳露却咬牙挺了过来,顺利完成培训。

实战是块试金点。作为警航队第一批自主培养的“零起点”女飞行员,卜佳露已经参加过Fl方程式赛车医疗保障、电力巡线、水域船只应急闯关综合演练、交通大整治空中巡逻等实战飞行。在每一次飞行前,她都认真细致地做好准备工作,如制订飞行计划、绘制航路图、收集机场资料和气象数据等等,做到心中有数。飞行中,她始终把飞行安全放在首要位置,严格按飞行规程操作,遇到特情时冷静沉着处置,每一次任务完成得都比较出色,赢得了领导和同事的一致认可。目前她的安全飞行时间累计已达600余个小时。

在卜佳露看来,学飞行,不是学不中用的花拳绣腿,而是真正要为公安实战所用,女飞行员或许在体力与耐力上稍逊于男飞行员,但在细致耐心方面肯定更有女性的优势。“男飞行员能做到的,我自己一定也能做到。”卜佳露自信满满地说。

她下一个梦想,就是积累更多的飞行经验,早日升为机长,因为不想当机长的飞行员不是好飞行员。

梦在前方,路在脚下,只要心中有梦,就有实现的无限可能……


(本文节选自《东方剑》杂志。原标题:飞行女警的青春梦——记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飞行员卜佳露)

阅读次数: 399
 
相关阅读  
 
 
推荐阅读